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欢迎光临华夏姓氏总网!
贾樟柯:器材进步让视频拍摄更自由
2016-9-3 09:33 |发布者:huaxia369 | 查看: 319 | 评论:0 |来自: 中关村在线
    8月25日,佳能全新一代专业全画幅单反EOS 5D Mark IV正式发布,新相机采用了一块全新的3040万有效像素的全画幅CMOS传感器,视频方面也加入了呼声很高的4K的录制能力。此外,更多实用的功能如全像素双核CMOS AF系统以及触控屏也悉数配备到了EOS 5D Mark IV上。


  与EOS 5D Mark IV同时亮相的还有两支镜头,分别是EF 24-105mm f/4L IS II USM以EF 16-35mm f/2.8L III USM。在发布会现场,高晓松、陈坤、王珞丹、陈漫、以及贾樟柯作为嘉宾亮相,分别谈到了自己对新相机的看法。在发布会结束后,笔者也是有幸专访到了嘉宾之一的贾樟柯导演,看看他对新相机给拍摄带来的变化都有哪些独到的见解。下面是这次专访的主要内容。

  媒体:贾导平时喜欢摄影吗?拍什么题材多一点?

  贾樟柯:我很喜欢摄影,大多数情况下是采风式的,见什么拍什么、拍人物、风景、风情等等。我自己也做观念性的创意性的拍摄,有时候也会像拍电影一样找演员来拍。我有两个系列,一个是“北京之春”系列,一个是“纹身的年轻人”,这两个系列积累了很多照片,将来想做一个展览。

  专访贾樟柯:器材进步让视频拍摄更自由

  贾樟柯导演会后单独接受媒体专访

  媒体:您觉得动态影像和静态影像在表达方面有什么不同和相似的地方?

  贾樟柯:相似的地方有很多,比如一些传统的视觉的经验、构图的方法。无论是静态的摄影还是动态的摄影,其实都是有统一的可以遵循的地方。最大的区别还是画框的开放性,动态的摄影画面是流动的,画框可以是自由的出入。有的时候它的美感,包括静态的照片里面的疏密关系、色彩的阴影和亮面的比重是比较固定化的。在静态影像里都可以让它动起来,交互起来。二者最主要的区别还是突破了画框的凝固,变成可以流动的影像。

  媒体:很多人都觉得随着器材越来越进步,人却变懒了,之前手动对焦,现在变成触屏,关于这个观点您怎么看?

  贾樟柯:我是一个技术主义者,变懒是个好事,过去这个行业有很高的工业门槛,无论是拍照还是拍电影,工业的门槛太多了,现在整个的趋势是逐渐地让每一个普通人经过简单的学习,都能够熟练掌握这些影像器材,我们所谓的“影像生活”才能由此开始。

  我们小时候都觉得拍照的人很神秘,还要冲印,有暗房的工作,现在基本上利用电脑操作,越来越简单,但不意味着创作的下降,反而是创作的自由。同样在这个时代,每年有非常精彩的影像拍出来。可能对传统的这种从业人员是有一些冲击的,但现在这个门槛降低,它让影像视觉丰富起来。

  专访贾樟柯:器材进步让视频拍摄更自由

  贾樟柯导演认为,新的技术有利于影片的创作

  媒体:现在好多人说4K,您觉得4K电影目前的普及程度怎样?

  贾樟柯:实际上4K是一个可以满足目前所有终端需要的一个像素,比如目前在电影院里看到的电影,没有超过4K的,一般都是2K左右,有的甚至都达不到2K。如果影像本身能达到4K,意味着更多横向的技术延展是可以的。比如我们可以拍3D的电影,也可以用它来拍巨幕的电影,它站到了一个高质量高像素的尖端,让5D拍的影像在各种各样的终端里都能保持优良的画质。过去可能没有达到4K,比如你要进入影院,显得色彩少一些,显得颗粒粗一些,现在到了4K以后能满足一些影像的需要,还能让灵活的拍摄又有了高质量的像素技术保证,这个结合到5D4的时候结合得蛮好的。

  媒体:您最新的作品《营生》,第一次采用无人机的拍摄方式,这次为什么会考虑用这样一种您从未尝试的方式去拍摄呢?

  贾樟柯:一方面是无人机的拍摄带来了我们之前不太容易接触到的视点,比如过去我们比较少能够俯瞰,现在无人机可以俯瞰。过去也有俯瞰的方法,比如在直升机上、热气球上拍。但更主要的是自由的飞行、运动的轨迹,它可以让这个俯瞰的过程变得更丰富更复杂,有一些镜头我们从人物的中景近景慢慢变化到高空俯瞰,这样一个大范围的景别的变化,是过去的直升飞机、热气球包括升降机这种辅助设备达不到的。

  另外一方面,我们做在复杂环境里面的飞行拍摄,有很多并不是为了飞起来拍,我们很多是为了在大的空间里面让大的飞机能够自由移动,跟着人移动,带来新的观看的方法,这种拍摄方式跟《营生》这部短片蛮配的。《营生》是一个荒诞喜剧,无人机能够在瞬间呈现出非常优化的视线,是人类做不到的,这样可以带给这个故事抽象感,所以跟这个题材很适合。我之前一直协调使用,都是寻找高空拍摄点,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看到有一个新闻,看到航拍2号在拍青海湖追鸟,结果造成那个鸟的流失,对环保来说其实是个恶性事件。但却启发了我,的确无人机可以拓展我们的视线。

  专访贾樟柯:器材进步让视频拍摄更自由

  不断尝试新的拍摄手法,能让作品更独特

  媒体:刚才说到越来越灵活的拍摄方式,包括便携的设备,再加上新媒体普及,您觉得这种拍摄内容的普及,对于业内人士来说会有什么影响?

  贾樟柯:首先谈到专业性,再简易的器材的使用也需要有专业要求,我们不能因为器材越来越容易而忽略对影像的美学上素质上的要求,我觉得这是一个辩证的关系,因为过去影像刚刚拍摄变得容易的时候,的确带来很多拍摄的随意性,过去传统胶片年代很慎重,因为现在的耗材降低了,像5D就是数码记录,可以无限制地拍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会发现,重要的不是器材,是使用器材的人的专业精神,如果你有很强的专业精神,像5D这样的器材,能够提供更好的艺术支持。如果你没有专业精神的要求,它也会很泛滥。比如像一些操作工作环境比较复杂的地区,还有一些大团队进不去的地方,或者说在拍摄一个国宝级的文物单位时,5D当然能发挥它的作用,不会对这个环境造成任何损害,它会在一些特殊的制作环境里发挥很高效的作用。

  媒体:您之前一直是拍摄纪实、相对写实风格的影片比较多,也是一直追求纪实感的那种粗颗粒感,像数码设备没有这种粗颗粒感,对这个怎么看待?

  贾樟柯:数码设备一定可以有颗粒感,它恰恰在后期的影像的处理上有很大的宽容度,比如我们过去在制造细微颗粒的美感的时候,我们用光学,那个宽容度很低,后期光学配光来做这些工作,现在进入到数码配光的调颜色的机器,任何一个细微的颗粒感都可以被非常精确地调出来,只要你提出来这样的美学要求,数码更容易呈现出来。我自己并不是一个胶片电影的怀念者,我自己头几部电影都是胶片拍的,但是从2001年开始就用到了数码技术,因为我觉得它经过了一个成长期之后,到现在像5D4这样的产品出来,它真的非常成熟,胶片年代想要做的它什么都可以做。

  媒体:像5D4这样拍摄的视频未来会不会出现在电影院里?

  贾樟柯:5D2已经在大荧幕有很多呈现了,拿我自己的团队来说,好几年前拍的一个纪录片叫《语路》,全部拿5D2拍的,全世界走了很多电影节,已经在大荧幕呈现过,那个时候5D2的时候还没有到4K,到现在5D4搭载了4K功能,你能期待有更多的电影会使用它。我们对这样的器材的出现是很敏感的。

  媒体:很接纳它?

  贾樟柯:很接纳!

  媒体:相对于专业电影机,佳能5D相机价格还是相对便宜一些,包括一些年轻人都在使用5D拍摄作品,对这样的年轻人您有什么拍摄的建议?

  贾樟柯:我觉得首先对于相对成熟的电影工作者来说,我们选择5D不是因为它的价格便宜,而是因为它自身有它的美学的可能性,比如我们拍高铁、拍火车、拍地铁、拍动态的汽车……这些空间里面5D能发挥非常大的作用,它是一个美学的考虑,其次才是一个性价比的考虑。

  确实对于大多数摄影爱好者而言,性价比是一个优势,但是在创作的时候应该有自我的美学要求。拍摄影像时候的美学判断、创造力是要保持的,不能说因为它容易实现就随便拍,还是要有专业要求的,包括专业的学习。电影史是一个很漫长的历史,有那么多的杰作,积累这样的视觉经验,学习世界历史,创造出属于这个时代的新的经典,是一个潜在的要求。大家要有这个精气神,(5D4这样的)器材不单是一个消费品,它也可以凝固经典,也可以出很多属于这个时代的好作品。

内容编辑:

  • 标题:贾樟柯:器材进步让视频拍摄更自由
  • 内容:
  • 提交
返回顶部